近二十年古籍文献拍卖市场综述

图书在古代称作典籍,也叫文献,兼有文书、档案、册本三重意义。当人们起头无意识地将文字刻写在特定形式的材料上,借以记实学问、传布思惟,图书才起头呈现。出名书史学家钱存训先生指出:册本的发源,当追溯到竹简木牍,编以书绳,聚简成篇,好像今日的册本册页一般。跟着时间的进展,将记事类文件加以编排,供人阅读,并达到传布学问、经验的目标,便构成了一部书。

“古籍”是古书的雅称,是指未采用现代印刷手艺印制的册本。那么什么样的工具才算书呢?

殷商期间锲刻在龟腹甲和牛、羊等动物肩胛骨上的文字只是占卜的卜辞,并未形成书。

商周期间锻造在青铜器上的铭文,即所谓“金文”,是王公贵族们对铸器缘起的记述,虽然有时为了夸耀功勋,文字很长,但其性质仍和后世记功颂德的碑刻附近似,也不克不及算书。

《尚书·周书·多士》中说:“惟殷先人,有册有典。”“册”的古文字就像两根带子缚了一排竹木简,而“典”则像以手持册或将册放在几案上面。但这种典册在殷商时仍不是书,而只是诏令之类的文字,保留起来犹如后世之所谓档案。到西周、春秋时,档案留下来的就更多了。西周、春秋期间人们作了不少四言诗,起草了贵族间各类礼节的节目单或细则;还有周人用蓍草占卦的卦辞、爻辞。春秋时诸侯国按年月日写下来的大事记即“春秋”或“史记”。这些,都归祝、史们掌管。此中除大事记是后来史乘的雏形外,其余所有的仍都没有编成书,只能算档案,或称之为文献。

春秋末战国初,学术文化从巫祝、史官手里解放出来,孔子以及战国时的学者们才把堆集的档案文献编成《诗》、《书》、《礼》、《易》、《春秋》等教材,作哲理化的讲解。这些教材叫做“经”,讲解经的记实编写后叫做“传”或“说”。经、传、说以外的记录叫做“记”。同时,战国各个学派即后人所谓先秦诸子也有不少论著,并呈现了天然科学手艺方面的专著。这些经、传、说、记和先秦诸子论著、科技专著才是中国最早的书,最早的古籍。

古籍是古代宝贵的文献材料,是文化汗青最终和最间接的载体,而藏书自古就是国度、文人、学者、珍藏家的职责与雅兴。我国的藏书勾当,是跟着文字的发生和成熟、文化的成长、出产力的提高逐步成长起来的。东汉造纸术的改良,使得纸质册本的出书有了充沛的原材料,跟着北宋雕版印刷业的昌隆,藏书事业也逐步构成了出书印刷、珍藏储纳、阅读利用三种规模。这三种规模,既独立运作,又彼此依赖,彼此保存。

册本的珍藏不只是人们在茶余饭后的文雅文娱,更能够陶冶情操、提高涵养、增加见识。比起瓷器、玉器等门类来,古籍文献的珍藏历来愈加“小众”,更带有文化性与学术性。因而在保守的珍藏观念中,对于古籍善本、版本文献、金石碑本、法书绘画等这些古玩界所谓的“软片儿”类的珍藏与研究,其品尝与档次在诸多珍藏门类中是排在第一位的。一位藏书家往往就是一位广博的学者,而一位学者又可能是一位富藏博览的藏书家。然而册本也与其他艺术品一样并不是人们日常糊口的必需品,颠末世事情化,朝代更迭,历朝历代可以或许完整保留下来的文献典籍本来就十分无限,更不要说水火警厄、匪盗兵燹等这些报酬的粉碎了。铢积寸累,多方搜求,颠末藏书机构与藏书家们的不竭勤奋,才使得我国文化典籍得以保留,甚至愈加丰硕和充盈。

现实上,在清朝光绪末年北京就曾经有了我国最早的拍卖行业。新中国成立当前我国旧有的拍卖行业逐步消逝。1958年,北京最初一家拍卖行业破产。因而,直到20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国的大大都公众对于“拍卖”这种买卖行为还闻所未闻。

1988年5月14日,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家拍卖企业——北京拍卖市场在北京市正式开业。1992年8月,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家艺术品拍卖公司——上海朵云轩艺术拍卖公司(今上海朵云轩拍卖无限公司)注册成立。1993年6月20日,上海朵云轩艺术拍卖公司举办了初次艺术品拍卖会,由出名书画家,书画判定家谢稚柳先生亲身敲响了我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具有不凡意义的“第一槌”。也就是在这一年的5月17日,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无限公司在北京成立。大江南北两家文物拍卖企业的先后成立,似乎也预示了此后我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南北两大款式的构成。

拍卖企业的参与,带来了珍藏市场的新变化。为了斥地罕见古旧图书及宝贵材料合理的畅通渠道,北京市中国书店从1992年起就测验考试操纵拍卖的形式运营稀见书刊文献。同年6月,在北京市文物局、文化局、海关、经贸委等十几家单元的通力协作下,于北京拍卖市场成功举办了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场文物拍卖会——1992北京国际拍卖会。北京市中国书店为本届拍卖会供给了古籍拍品并取得成功。1993年,中国书店又在北京第三届图书节期间举办了“北京首届稀见图书拍卖会”。上述这些拍卖会的成功,为后来的古籍善本专场拍卖的推出起到了积极的鞭策感化。1994年秋,方才成立的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无限公司于昔时的秋季拍卖会推出了“古籍善本”专场。这是我国拍卖公司初次举办的“古籍善本”专场拍卖。整场仅有73个标的,总成交价却达411.64万元,成交率和成交价之高都出人预料。

能够如许讲,新中国成立当前,对于古籍文献的拍卖运营,是不断伴跟着拍卖企业的成长强大而成长起来的。自从新中国降生了第一家拍卖企业,便有了对古籍文献的拍卖。

在颠末了不到10年的时间,大陆艺术品拍卖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地敏捷降生。古籍拍卖跟着珍藏拍卖业的如火如荼,由初期的方才起步向着后来的多品类,规模化的体例不竭摸索。以前古籍文献仅仅是少数学者、藏书家们的书房秘藏、案头雅玩,而今却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它的品尝与价值。比来几年,因为古籍善本类文物的稀缺和不成再素性,又因为市场行情的攀升,各个拍卖企业不竭试探,改变运营体例,在操作中顺水推舟,逐步将以往纯真地以珍罕稀见的善本册本作为拍卖标的和搜集对象,逐步扩大到一切与文字、纸张、印刷手艺、摄影手艺等相关的具有经济、学术、汗青等价值的出书物、著作、信函、手稿等作为拍卖标的。其品种不竭丰硕,大要包罗有:线装古籍、碑本拓本、书札手稿(名人信件、颁发或未经颁发的手稿、草稿等)、旧平装书(稀有旧杂志、新文学著作、革命文献、红色文献等)、少数民族言语文献(汗青上的西夏、回鹘、契丹、佉卢、阿拉伯、察哈台、八思巴等文字书写印刷的经、翰札等文献,以及用满、蒙、藏、傣等少数民族文字书写印刷的经、档案等文献)、地图文献(地图等)、西文文献、木版水印(笺谱、笺纸、木版水印画等)、纸杂品(老报纸、号外、布告、契约、文书、请帖、委任状、褒奖状、拜年片等)、旧影像(老照片、胶片、底版等)、印刷材料(册本雕版、活字等印刷材料)。

在新中国成立以来这短短几十年的古籍拍卖过程中,有几多拍卖勾当成为昔时文物珍藏界谈论的热点?有几多在以往不为人知的宝贵文献,经几度沉浮后最终凸显了它的价值?又有几多未被深切研究的珍稀善本,辗转流浪后再现人世而回归公藏?这些至今令人难忘的敦唐宋经卷、宋椠元刊、名人书札、稿钞校本、善拓名帖等等纷歧而足,若要做个明白的统计,那真是一个复杂的工程。笔者仅以大师熟知的几批宝贵文献的拍卖与回归对旧事做一回眸,此中所列也只是茂林一卉,瀚海遗珠。

2009年5月中旬,北京市文物局在审核中国嘉德2009春季拍卖会“古籍文献”专场标的时,一批民国期间的信札极为惹人瞩目。这批信札写于1920年至1932年间,书法娴熟流利,品相上佳。此中有陈独秀、钱玄划一人致胡适、李大钊等人的27页13通,梁启超致胡适的34页11通,徐志摩致胡适的9页3通。据悉,这些信札为2009年2月嘉德拍卖公司古籍文献部司理拓晓堂先生从栖身于美国的胡适先生的家眷曾淑昭密斯处征得,此前从未公开,拟在2009年5月30日举行的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古籍善本”专场上拍。

5月22日,国度文物局组织国度判定委员会的专家对这批信札的真伪和价值进行了判定与评估,经专家们配合研究考据,信札内容涉及了1920年《新青年》独立办报事务、1920年《新青年》编纂同仁割裂事务、1920年上海学生罢课游行活动、胡适加入段祺瑞当局“善后会议”事务和陈独秀狱中出书文稿等五四活动以来的中国文化界的大事,具有很是主要的史料价值。这些不为世人所知的信件展示了胡适、陈独秀由最后的挚友到慢慢分道扬镳的过程,以及在相互争论的背后是贯穿二人半生的情同手足和彼此恭敬之情。梁启超致胡适信札,其内容多为诗词切磋和学术研究,从中能够看出梁启超对胡适很是尊重,信札书写工整、辞令秀美,特别对学术会商深刻、详尽。徐志摩在写给胡适的信中称胡适为“大哥”,可见二人的兄弟豪情。在信中徐志摩细致谈论了其时中国南北学界的很多轶闻,颇可补学界史料之缺。

专家们分歧认为,这批信札涉及鲁迅、李大钊、胡适、钱玄划一新文化活动期间的主要人物,其所反映的内容填补了新文化活动和中国近现代史研究的空白。它们的发觉,对于今人认识五四新文化活动和中国成立前的预备,对于深切领会《新青年》杂志后期的成长演变,以及编纂同仁之间,特别是胡适与陈独秀、李季等之间的复杂关系,都具有宝贵、主要的史料价值,但愿国有文物珍藏单元予以搜集。动静一出,这批信札的去向备受各界关心,

5月28日,在拍卖会预展示场、竞投登记处和互联网站上,嘉德公司都做出了主要声明,次要内容为:国度相关部分将对古籍善本专场中的部门标的,按照拍卖成果考虑行使国度优先采办权。本公司于拍卖竣事后7日内,将国度相关部分能否优先采办的决定通知相关标的买受人。

5月30日,中国嘉德2009春季拍卖会在北京嘉里核心大酒店如期举行。拍卖公司将总共27通信扎归并成3个标的进行拍卖。别离为“陈独秀等致胡适信札”13通,“梁启超致胡适词稿及信札”11通,“徐志摩致胡适信札”3通。上午11时刚过,“陈独秀等致胡适信札”起首表态,当拍卖师报出起拍价150万元人民币时即有买家响应,随即加价至160万元,颠末几轮轮流叫价,最终以554.4万元被场外德律风委托竞买人竞得。此价钱曾经超出跨越估价3倍多。在这之后的“梁启超致胡适词稿及信札”起拍价40万元人民币,几位买家紧追不放,最终定格在78.4万元。第三个出场的是“徐志摩致胡适信札”由25万元起拍后,价钱不断攀升至112万元成交。三件标的落槌后,拍卖师当即声明:当局相关部分将按照拍卖成果,考虑行使国度优先采办权。

6月5日,国度文物局致函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无限公司发出《关于优先采办“陈独秀等致胡适信札”的函》。文件暗示,国度文物局经研究决定,对于中国嘉德2009春季拍卖会“古籍善本”专场中“陈独秀等致胡适信札”13通按照落槌价行使国度优先采办权。这是我国初次按照拍卖后的环境利用国度优先采办权购藏流失海外的宝贵文物。2009年7月,国度文物局将所购信札转交某大学博物馆珍藏。

2012年下半年,在古籍拍卖与珍藏界最大的热点生怕就是以宋版书《锦绣万花谷》为代表的“过云楼”藏书170余种的全体拍卖。这批珍籍由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无限公司上拍,起拍价就是1.8亿元人民币,最初可否成交?将要花落谁手?一时间这些问题被吵得沸沸扬扬,就连日常平凡对古籍拍卖业不怎样关心的公众谈起此事来也都要谈论几句。

“过云楼”是清代江苏姑苏出名的私家藏书楼,其第一代仆人是清代官员顾文彬。顾文彬,生于清嘉庆十六年(公元1811年),卒于清光绪十五年(公元1889年),字蔚如,号子山、艮盦、艮庵、过云楼主,元和人。道光二十一年进士,官浙江宁绍道台,精鉴赏,富珍藏,“唐宋元明清诸家名迹,力所能致者,靡不搜罗”。过云楼也就是顾文彬珍藏文物书画的处所。到顾文彬之孙顾麟士(字鹤逸)这一代,凭仗他深挚的艺术素养和独到的目光广取博采,将书画珍藏充盈至千余幅,达到过云楼藏画的全盛期间。自清道光年间以来,颠末顾氏5代150年的传承,书画、古籍珍藏富甲江南,世有“江南珍藏甲全国,过云楼珍藏甲江南”之说。就其藏书来说集宋元古椠、精写旧抄、明清佳刻、碑本印谱800余种。然而过云楼不断以珍藏珍贵书画著称,却对家藏善本册本秘而不泄,少有人知。顾氏家训曰:过云楼藏画可任人评阅,而家藏善本古籍不成等闲示人。这是由于中国珍藏保守历来是古籍善本重于书画。中国美术学院传授范景中先生说:“在中国古代的珍藏观念中,册本是最宝贵的,该当传给自家子孙,让子孙爱护它,阅读它,从而让儿女变得聪慧起来。终究,相对于陶冶脾气的绘画,册本更能承载人类的文明。”

顾麟士晚年,将过云楼所藏的字画及古籍分为了四份,然后由四个儿子来抽签,抽到哪个号,就分得哪一份。“文革”中,这些藏品全数被抄家运走。“文革”之后,在地方带领的看护下,过云楼的抄家物资被退还。此后,过云楼秘藏多年的善本典籍3/4约有500余种3000余册,也在20世纪90年代初被南京藏书楼购藏。残剩1份中,仅有这179种尚被顾氏后人完整保留。此中就有声名显赫的近乎整部的宋刊本《锦绣万花谷》前集40卷后集40卷,共40册。

《锦绣万花谷》刊于南宋淳熙十五年,是目前已知海表里公私所藏部头最大的宋版书。作者把通晓的学问和已经读过的册本按照内容的分歧,分天文地舆、动物、动物、书画等具体门类进行汇编,因而书中保留了大量散佚古籍中的部门内容,是一部大型类书。既为类书,便具有现代东西书的意义,被后人誉为“宋代百科全书”。清朝出名学者阮元有“书成锦绣万花谷,画出天龙八部图”的诗句。宋版《锦绣万花谷》在明代就已按页讲价,而在2003年的市场上,一页零星的宋版册页价钱已达到5万元。

除《锦绣万花谷》外,还有被傅增湘《顾鹤逸藏书目》著录并定为“秘本”的元刊本《皇朝名臣续碑传琬琰集》8卷,历经明末毛氏汲古阁,清鲍氏知不足斋递藏,后被选入《中华再造善本》。此外,明季钞本《谈苑》6卷,带有黄丕烈、顾锡麒朱笔批校则更显宝贵。元皇庆二年刊本《胡思绍校周易发蒙翼传三篇别传一篇》为顾之逵小读书堆旧物,初刊初印,全国公藏书目著录仅存1部。元至正元年日新堂刊本《易学发蒙朱子成书》亦为初刊初印本;明毛氏汲古阁刊本《易解》10卷经黄丕烈通校批校,还有明初黑口本《香溪范贤良文集》及清中期钞本《契丹国志》等。民国期间,这些册本就已是令媛难求的珍品了。2005年5月15日,“过云楼”藏书被中国嘉德公司在2005春季拍卖会的“古籍善本”专场中被全体拍卖,上海的杨先生以2310万元全体竞得。

但这终究是几年前的事了,相隔了7年后这批册本的价钱又会如何呢?对于“匡时”这个从来没有古籍拍卖经验的公司来说,可否说服卖家和引来买家,简直是个很大的考验。

2012年6月4日晚8时30分,第1661号标的“过云楼藏古籍善本一百七十九种”在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无限公司2012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过云楼’藏古籍善本”专场中上拍。总司理董国强说:“在这个缔造品牌的年代,‘匡时’可以或许碰见‘过云楼’,实属幸运。从商人的天性上来讲,拍品有一个独一性,这批书不像是齐白石的画作,有必然的价钱参考,齐白石画一只虾几多钱,画一只螃蟹几多钱,这都是能够有明白的估价的,可是对一件独一性的拍品而言,价钱的空间很大,未来能拍几多钱,仍是个未知数。再加上过云楼藏画这个品牌付与这批书的文化和市场价值,使我又对峙一切的力量来争取过云楼藏书的拍卖。不外,让人高兴的是,过云楼藏书的委托方最终仍是把底价降低了,降至此刻的1亿8万万元。”

拍场上,从1.8亿元起拍,颠末8轮加价,“1亿8千8百万,最初一次”,跟着拍卖师的落槌,洪亮的槌声之后响起的是全场强烈热闹的掌声。落槌价1.88亿元,加上佣金后的成交价就是2.162亿元人民币,创下中国古籍善本拍卖的新记载,现场买家是江苏凤凰出书传媒集团。

出乎预料的是,北京大学经研究,在标的落槌后第7天颁布发表行使“国有文物珍藏单元优先采办权”,对在6月4日晚以成交价为2.16亿元,创古籍善本拍卖新记载的“过云楼藏古籍善本”进行收购。这一动静传出后,使得“过云楼”最初的去向顿生悬念。

江苏方面迅即应对,江苏省人民当局办公厅告急致函国度文物局和北京市文物局,确定此项收购由国有文博单元南京藏书楼和江苏凤凰出书传媒集团配合实施,省委省当局全力支撑“过云楼秘藏”回归江苏。江苏省当局办公厅在得知此动静后,旋即致函北京市文物局,指定国有文博单元南京藏书楼被追加为收购方,力挺“凤凰集团”。一场环绕宝贵古籍善本归属的抢夺战,就此敏捷成为公家热议的文化事务,一时间占领了各大媒体的主要版面。

6月20日,北京市文物局正式接到国度文物局的复函。复函暗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庇护法》相关划定及国度文物局的相关看法,鉴于北京大学与南京藏书楼皆为国有文物珍藏单元,且均参与了过云楼藏古籍善本的竞买,因而应根据拍卖法则确定买受人。国度文物局的看法很明白:北京大学和南京藏书楼皆为国有文物珍藏单元,这是国度文物局对这两个文物竞买人天分的认定。拍卖公司该当按照国度文物局的答复看法,也就是根据拍卖法则确定竞买人。最终,在国度文物局的裁定下,江苏“凤凰集团”和南京藏书楼配合成为这批珍籍的具有者。考虑到过云楼藏书的近四分之三曾经在南京藏书楼珍藏,以及江苏省期盼批珍籍荣归家园的民意,北京大学方面并未全力争取,而是以大局为重。

虽然从概况上看北京大学“夺宝”未果,但却在整个事务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感化。正由于北大的参与,才使过云楼之争成为一个公家文化事务,惹起社会各界对中国文博事业的关心,提拔了公共对中华典籍文化价值的认知度。从这个意义上讲,过云楼藏古籍善本是物超其值的。正如京城藏书家韦力先生所言:“那批书的价值,毫不止这区区2个多亿的价值。保守观念中,古籍本来就是高峻上的珍藏品种,只是因近百年的社会风气,而使这块和氏璧蒙尘,今天终究卖出了个还算像样的价钱,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更况且,这2亿多人民币不是一部书,而是170余部古籍的总成交价。”

2012年12月7日,一多量品类丰硕,刻印精巧的古籍善本出此刻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无限公司的秋季拍卖会上。为此,北京保利公司古籍文献部特推别出了“‘广韵楼’藏宝贵古籍善本”专场。这批藏书的仆人胡关妙先生是浙江省永康市的出名实业家。据闻,胡先生亦是清末永康出名藏书家——“十万卷楼”仆人胡凤丹的后裔,或由于如斯,胡关妙先生于实业之余雅好藏书。又因其珍藏有秘本隋陆法言撰《钜宋广韵》5卷,南宋麻沙镇南刘仕隆宅刊本,极其宝贵,便以“广韵楼”颜其书斋。

北京保利公司所推出的“‘广韵楼’藏宝贵古籍善本”专场为胡关妙先生半生所藏之精品,共计823部近万册。此中唐至明期间善本300种、清代善本430余种,民国间精刊本数十种。傍边有经北京市文物局评定的国度一级文物数十余个,国度二级文物百余个。经《中国古籍善本总目》明白著录为国有珍藏机构珍藏的清乾隆以前的善本300余种,入选《第一批国度宝贵古籍名录》的53部,入选《第二批国度宝贵古籍名录》的61部。另无数十种如:唐永徽三年(公元652年)敦煌写本《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宋释施护译明内府泥金写本《八千颂般若经》(启功先生跋),清精钞本《钜鹿东观集》10卷,北宋大观初年版刻大藏经等均为世间少有,且未见国度公藏记实。

除去唐、宋、元三朝的善本佳椠外,“广韵楼”藏书中亦有明清两代内府及藩府、王府刻书20余种。此中,明代内府图书9种、清顺治至光绪时刊印的内府图书13种,藩府、王府刻书各1种,均刊印精彩。尤为罕见的是明嘉靖六年司礼监刊本《大学衍义》43卷,有明崇祯皇帝御批读书记一段,崇祯帝御批,为此仅见。此书曾藏于明朝皇宫文渊阁,崇祯皇帝对之大加赞扬,宠爱有加。入清后,此书又经出名学者王士祯题记,后又入藏清宫翰林院,清末散落民间。“广韵楼”藏书中还无数种清宫内府“天禄琳琅”遗珍传世。此中一部明嘉靖刊本《详注东莱先生左氏博议》,此书附原装书箱,曾被视为宋版入藏清宫。其上钤盖“乾隆御览之宝”、“天禄继鉴”、“五福五代堂宝”、“八征耄念之宝”、“太上皇帝之宝”五玺俱全,被著录于《天禄琳琅后编》。

在“广韵楼”藏书中,明代白棉纸印本是重中之重,多达120余种。如明成化四年刊本《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30卷、明万历方氏美荫堂刊本《方氏墨谱》6卷、明嘉靖间杨鑨九洲书屋刊本《初学记》30卷、明嘉靖郭云鹏刊本《分类补注李太白诗》25卷《年谱》1卷、明嘉靖十五年秦汴绣石书堂刊本《锦绣万花谷前集》40卷《后集》40卷《续集》40卷、明天启金陵九如堂刊本《新镌攻讦出相韩湘子》、明万历二十五年三山道人刊,清初步月楼重修本《新刻全像三宝寺人西洋记通俗演义》20卷100回等,或以丰硕多彩的内容惹人关心,或以精彩细腻的版刻传流至今。明代万积年间,浙江乌程的出书家闵齐伋与凌濛初充实阐扬了雕版套印手艺,发行了双色、三色版套版印册本数十种。因为前提所限,这些册本一经面世便被人所珍。按照国度藏书楼规定,凡被著录于《明代闵凌刻套印本图录》的,几乎全被列入《第一批国度宝贵古籍名录》,由此也可看出明代闵、凌刻书的宝贵程度与入藏地位。这批“广韵楼”收藏善本中,亦有闵、凌刻套印册本18种。还有清宫内府刊四色、五色套印本,五颜六色,交相辉映。

在2012年9月26日,国度藏书楼召开的关于“广韵楼”收藏古籍善本的专业学术研讨会上,专家学者们环绕“广韵楼”藏书中的版本价值展开了会商与评定。有专家指出,其数量和质量已接近大型公藏藏书楼程度,以至超越了很多公立珍藏机构。与曾拍出2.16亿元的“过云楼”藏书比拟,“广韵楼”藏书数量更大,保留更全,此中部门品种更罕见。

最终,在北京保利2012秋季拍卖会的“‘广韵楼’藏宝贵古籍善本”专场中,第9083号拍品隋陆法言《钜宋广韵》5卷,南宋麻沙镇南刘仕隆宅刊本,最终以3450万元的高价拍出,被国有珍藏机构竞得。整场823个标的总成交额为7498.6万元。

2014年5月3日,时值北京大学诞辰116周年,“北京大学藏书楼藏‘大仓文库’善本展”于未名湖畔悄悄揭幕。在短短两天的展览中,吸引了浩繁藏书家、专家学者、高校师生和市民前来参观。这批珍本古籍是北京大学于2012年从日本大仓文化财团大仓集古馆斥巨资全体购得。这是继民国二十八年(公元1939年)购藏天津藏书家李盛铎桂花轩藏书后的70多年里,北京大学藏书楼初次大规模全体购藏万册以上的古籍善本,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国有珍藏机构初次大规模全体购藏留具有海外的古代典籍,因而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大仓文化财团是日本出名财阀,其创始人——实业家大仓喜八郎生于日本天保八年(公元1837年),卒于昭和三年(公元1928年),财团企业涉及制材、煤炭、铁路、啤酒、皮革、化工、制麻等多个行业范畴。大仓喜八郎晚年热衷公益事业,无所吝惜地投入了本人的财富,与同为实业家的涩泽荣一等人开办鹿鸣馆、帝国宾馆、帝国剧场等。大仓喜八郎仍是出名的东瀛艺术品珍藏家。1917年,他在本人家里开办了日本第一家私家美术馆——大仓集古馆不断保留至今。

大约民国六年(公元1917年)的时候,我国出名藏书家,诵芬室仆人董康在日本拜候时,因急需资金,便将所藏典籍售予日本朋友大仓喜八郎。后来大仓文化财团以该批典籍为焦点不竭搜储,珍藏渐陈规模,世称“大仓藏书”,大仓集古馆也因而成为日本珍藏中国典籍数量较多的机构。光阴荏苒,这批典籍在大仓集古馆收藏已逾百年。2005年,为筹资收购流散于民间的日本文物,大仓文化财团决定以18亿日元(约合1.8亿元人民币)的价钱出售“大仓藏书”,并提出前提:珍藏者不得打散拍卖,须由我国国有珍藏机构永世性全体珍藏。动静传出后不断到2011岁尾,国内很多珍藏机构﹑企业以至小我都曾与“大仓”方面洽商珍藏事宜﹐但皆因无法满足大仓的保藏要求而未能收购。2012年,在吴小如﹑汤一介﹑吴慰慈﹑袁行霈﹑乐黛云﹑陈熙中﹑白化文﹑安平秋等37位专家学者的联名建议下﹐北京大学决定对“大仓藏书”实施全体收购。这一决定遭到了地方相关带领和社会各界的高度关心与支撑。在约合1.1亿元人民币的收购款中,50%由教育部会同财务部拨付,其余50%由北大教育基金会筹得。

北大回购的这批“大仓藏书”共有931种28143册。此中古籍904部,包罗中国古籍716部26260册,日本古籍187部2345册,朝鲜古籍1部2册。这此中,宋刊递修本4部,元刊本9部,明刊本155部,稿钞本111部,明活字本15部。在15部明活字本中金属活字本多达14部,而传本稀有极为罕见的金属活字本的唐人文集占了11部。此外,另有清顺治至乾隆间活字本(包罗武英殿聚珍本)39部,清初铜活字本1部。

学者们总结出这批大仓藏书在版本上的“四大亮点”,即:殿版书、进呈本、知不足斋旧藏、金属活字本。所谓“殿版书”是指清代皇宫武英殿刊本,由于是皇家出书印刷,手艺上臻于完满。“进呈本”又称“四库进呈本”或“四库采进本”。昔时乾隆皇帝为编纂《四库全书》而广征全国册本,那些通过供献、借钞等体例供给的书目,并钤盖满汉两种文字“翰林院印”的即为“四库进呈本”。“大仓藏书”中有25种四库进呈本,十足珍罕。这些册本原拟在《四库全书》编纂完成后要物归原主,但乾隆皇帝大哥撤退退却还之事不了了之,进呈本则大部门被翰林院官员携回家里私藏。学界注重进呈本,是由于能从中校勘出在编纂《四库全书》时对原书做了哪些窜改,跟底本有什么分歧。北京大学藏书楼本身就藏有40多部进呈本,再加上回购“大仓”的25种,如许,北大藏书楼四库进呈本的珍藏数量可在全国藏书楼中提拔至前三位。“知不足斋旧藏”是指,此书原属于清代藏书家鲍廷博的知不足斋所有。鲍廷博,字以文,号渌饮,清乾隆嘉庆期间的出名藏书家,藏书甚富。其书斋取自《礼记·学记》中“学然后知不足”,故名“知不足斋”。乾隆诏修《四库全书》时,鲍氏父子曾献书626种,内多宋元秘本、善本。乾隆曾为鲍廷博题诗:“知不足斋莫不足,渴求册本是贤乎!长篇大部都庋阁,小说卮言亦入橱。《阙史》两篇传摭拾,晚唐遗址见规模。彦休自号参寥子,参得寥天一也无”。“大仓藏书”里有“知不足斋”藏书20多部。“金属活字本”是指,明弘治年间,栖身无锡的两大师族,安家与华家,用铜制造了一批活字印刷册本。他们用的底本是昔时的宋本,但这些宋本此刻都已失传,因而铜活字本变成了今天已知的良多书的祖本。铜活字本到了清代中期就极被注重了,因为存量少,底本好,文学价值和学术价值极高,被藏书家赞誉为“下宋版一等”,意义是仅次于宋版。“大仓藏书”里有明代的铜活字印本10几部。

然而,对于我国古籍版本研究者来说“大仓藏书”中也有美中不足,那就是此中另有12部宋元刊本已被列入了日本文化财团(文化遗产)禁止出境,目前仍由大仓文化财团保留。由于贫乏了这12部宋元刊本,书价才从1.8亿元人民币降至1.5亿元人民币。不外,日方曾经许诺,将在前提答应时向日本文部省申请将这12部典籍出境,尽早入藏北京大学藏书楼。

地方文史馆馆长,北京大学中文系传授,人文学部主任,国粹研究院院长袁行霈先生如许评价说,这是百余年来我国回购留存海外的典籍数量最多的一次。“大仓藏书”经、史、子、集四库皆备,从头回到了祖国,并且还有相当的秘本。这些书“出国”时虽然是在乱世的民国期间,但也不是日本武力打劫,而是中国藏书家董康因经济缘由卖给日本藏书家大仓喜八郎的。此刻北大藏书楼从日本将其回购,只是简单的市场行为。“大仓”将这批古籍无缺地保留了下来,构成“大仓藏书”,北大的回购则使公家对这批古籍的庇护、研究与操纵充满着更多的等候……

新中国成立当前,古籍拍卖业曾经走过了20多个岁首。跟着人们糊口程度、文化需求的提高,古籍善本、材料文献曾经由最后的不为人知或罕为人知,逐步变成珍藏家、快乐喜爱者们追捧的核心和热点。回忆10多年前,在北京潘家园或报国寺旧货市场的地摊上,用几百元钱就能够“捡漏儿”买到一部很好的清代线装书的工作几乎没有了。这不克不及不说是市场经济和拍卖行业带给了公共对于文献类文物的新的认知。从上述回首的几回出名的多量量古籍购藏勾当能够看出:在文化部、国度文物局、省、市各级文物行政部分、国内藏书楼、博物馆等专业珍藏机构的注重鞭策了古籍珍藏勾当的不竭升暖和价钱上扬的趋向。

近年来在古籍拍卖业中,“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德宝”、“中古书店海王村”等拍卖公司大拍都越过了万万元大关。2007年9月16日,“嘉德四时”古籍善本专场总成交额1466万元,此中《来自波士顿美术馆中文古籍》拍品总数286件,成交率100%,总成交额635.4万元。2008年秋季在全球金融危机的覆盖下,“嘉德”古籍拍卖仍然拍出了1200多万元的总成交额。

2005年,北京德宝国际拍卖无限公司成立,公司降生伊始便以古籍文献为主项。在短短4年间便成功举办了大约16场古籍专场拍卖,2007年的春、秋两季拍卖成交额均冲破万万元大关。2008年的春、秋两季拍卖成交额也近万万元成交。2009年“嘉德”公司四时拍卖将“古籍善本”专场从原先的一年两场添加到了一年四场,这无疑加大了古籍拍卖的力度,从而也愈加刺激了古籍拍卖市场。

成立于2006年12月的上海博古斋拍卖无限公司和成立于2004年12月的西泠印社拍卖无限公司,凭仗优胜的地势和矫捷的运作体例也在大江以南古籍拍卖市场上饰演了主要脚色。特别上海处于长三角地域是全国经济重镇,能够间接吸纳来自昆山、萧山、南京、姑苏、杭州、宁波、绍兴、湖州、宜兴等周边地域的古籍文献资本,在拍品的搜集上占得先机。而江南文雅艳丽的文人文化保守也使得印谱、碑本、拓本等这些品种在“西泠印社”屡创佳绩。

2010年下半年能够说是古籍拍卖业的最高峰。就以明代白棉纸印本为例,若是是品相好而又较少见的白棉纸刊本,一般单册价钱在1万元摆布,有的单册价钱从三四万元飙升到十几万元,以至再稀见些的能卖到20多万元一册。不夸张地讲,其时买的书过3个月就能够翻倍的价钱售出。好比“德宝”公司2009年春季拍卖会第444号拍品,《六家文选》60卷,60册6函,明嘉靖十三年至二十八年袁褧嘉趣堂影宋刊本,成交价103.04万元。同年,上海国际商品拍卖无限公司秋季拍卖会第125号拍品《世德堂六子全書》60卷,30册3函,明嘉靖十二年世德堂刊本,成交价81.4万元。这两部书都是明嘉靖年间刊印的精品。

虽然到2010年前后古籍文献的市场价钱较以往有了大幅度攀升,我们也该当看到,即便是其时达到了古籍价钱增加的最高点,与同档次的古代书画价钱比拟仍然是极其廉价的。好比:1995年10月5日,北京瀚海拍卖无限公司秋季拍卖会“中国绘画(古代)”专场第311号拍品,宋《张先十咏图》卷,被北京故宫博物院以1980万元竞得。而时隔11年的2006年11月24日,北京德宝国际拍卖无限公司2006年11月艺术品拍卖会“古籍文献”专场第142号拍品,宋刘克庄《南岳旧稿(不分卷)南岳第一稿、第三稿、第四稿》,宋浙江杭州刊本,成交价为440万元。这在昔时的古籍善本拍卖中曾经是很高的价位了,但还不及《张先十咏图》卷价钱的一半。再举一个近期的例子:2012年6月1日,北京雍和嘉诚拍卖无限公司春季拍卖会“中国书画”专场第5926号拍品,清钱维城《四季同春图》卷,此画曾被乾隆皇帝编入《秘殿珠林石渠宝笈汇编·续编》,画卷上乾隆帝的八玺俱全,从清宫流出后经齐白石门生周铁衡珍藏,成交价为4142.75万元。而本年5月16日北京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无限公司春季艺术品拍卖会“中国碑本·古籍·书札”专场中持续上拍了4件清宫“禄琳琅”藏书,它们别离是:第721号,《战国策》存1卷,明万历九年张一鲲刊本,著录于《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卷9,成交价253万元。第722号,《诗经世本古义》存3卷,明崇祯十四年刊本,著录于《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卷12,成交价460万元。第726号,明何楷《礼记》存1卷,宋刊巾箱本,著录于《钦定天禄琳琅书目·三编》,成交价713万元。第727号,《纂图互注扬子法言》10卷,宋末建阳书坊刊本,著录于《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卷5,成交价2300万元。这4种书在现代均经邓拓珍藏,此中成交价最高的宋末建阳书坊刊本《纂图互注扬子法言》才拍出2300万元,其他3种均则未达到万万元。当然,影响古籍价钱的要素有良多,次要是版本简直定、装帧与品相的黑白、原刻与翻刻的区别、初印与后印的区别等,因而不成一概而论。但最少能够看出:古籍的价钱还远不及同档次古书画的价钱。笔者认为这种环境在短时间内还很难改变。

受经济大情况的影响,从2011年下半年起头整个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行情起头下滑,古籍文献拍卖也遭到了很大冲击,直到本年,如许的情况仍然在持续。以前已经卖得很高的明代白棉纸印本单册价钱一下跌到了0.3至0.4万元一册,这几乎和清代通俗竹纸印本是一个价位了。又好比,北京“德宝”公司本年春季拍卖会第444号拍品《毛诗名物解》20卷,4册1函,清康熙十五年通志堂刊本,此书为开化纸刷印,复经清康熙时谦牧堂仆人纳兰揆叙和民国出书家陶湘递藏,成交价才15万元。而这部书的成交价却已名列德宝公司2016年春季拍卖会整场成交部标的的第3位。前两位别离是:第5号拍品,《明代刊书总目》26卷,民国三十六年王文进写本,成交价30万元;第7号拍品,《钦定光禄寺则例底稿》,清道光间内府光禄寺红格写本,成交价20万元。藏书家韦力先生在谈到近年的市场情况时说,古籍行情的下跌是必然的,虽然从全体看是呈下跌的趋向,但拍场中某些高档次的拍品价钱仍然不低。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无限公司古籍文献部司理孟楠先生告诉笔者:近两年的拍卖行情恰好证了然以前市场的虚高,而将价钱中的“水分”挤压了出去。在2015年12月7日北京保利十周年拍卖会“古籍文献”专场中,第62号拍品,五代(公元10世纪)刊本《梁朝傅大士颂金刚经》拍出了2645万元的高价,这是他所履历的拍卖中成交价钱最高的一件拍品,也是“保利”历届所拍释教典籍中成交价钱最高的一件。在市场情况极端严峻的今天能有如斯的业绩,确实值得骄傲。

除了经济大情况的影响之外,古籍文献的本身要素也决定着它不大可能与书画、瓷器、玉器等其他艺术品在价钱上相抗衡。除去存世量少以外,大都纸制册本文献都具有相对比力柔嫩,品相不易保留,无法从头创作等特点。这些要素都限制着古籍文献的资本和市场拥有量。正如元代大书画家赵孟頫从天孤长老处乞得定武《兰亭》初拓本时所感慨的,人世至宝“有日损,无日增”。当下的古籍拍卖业在市场经济的感化下,反面临着新一轮的整合与重组。很明显,能对峙到最初的就是胜出者。各公司遍及认为好的拍品越来越少,市场资本越来越小。在这种环境下,开辟新的品种寻找新的经济增加点迫在眉睫。中华典籍博大浩大,这此中还有几多未开辟的“童贞地”期待着具有目光的人去认识,去开垦,去挖掘。好比,对于一些稀见古籍、散佚古籍的影印本、复刻本的价值在以往的拍卖中就很少表现。

典籍文化是中汉文明的集中呈现,更是中汉文化渊源不竭得以传播的最优良的载体。江河归海,落叶归根,每一位海表里的炎黄子孙都有着与中汉文化难以割舍的情怀。在拍卖形式全体下滑的今天,不竭追求、积极摸索,更是古籍拍卖从业人员的义务。放眼将来,古籍文献拍卖业任重道远。

(在撰写此文时曾获得出名藏书家韦力先生、学者宋生平先生、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无限公司古籍文献部司理孟楠先生,北京德宝国际拍卖无限公司副总司理王建亭先生的协助,在此暗示衷心感激。)

近二十年古籍文献拍卖市场综述

近二十年古籍文献拍卖市场综述

近二十年古籍文献拍卖市场综述

近二十年古籍文献拍卖市场综述

近二十年古籍文献拍卖市场综述

原创文章,作者:蜀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uhanlu.com/2018/2449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QQ:1768281975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huali.ziyu@gmail.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