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蜀汉名将魏延正名

为蜀汉名将魏延正名

为蜀汉名将魏延正名

《三国志。魏延》魏延字文长,义阳人也。以部曲随先主入蜀,数有战功,迁牙门将军。先主为汉中王,迁治成都,当得重将以镇汉川,众论以必在张飞,飞亦以心自许。先主乃拔延为督汉中镇远将军,领汉中太守,一军尽惊。 因受小说《三国演义》的影响,持久以来在人们思维中魏延是一个脑后长有反骨的人物,因其谋反而被诸葛亮所杀,似乎是罪有应得。笔者比来去武侯祠,见两廊的蜀华文臣武将浩繁,而惟独没有魏文长之像。问其来由,讲解员云!因魏延是叛臣,故无其像。然有人告诉我,同志于1963年亦曾来到武侯祠,面临文臣武将廊,他颁发过如许的看法!“这些塑像,该有的没有,不应有的又有了,好比魏延就该有,但没有塑像。”余闻此言,不由喟然长叹,遂撰此文替魏延辨冤。 一 《三国志·魏延传》说魏延是“义阳人也,以部曲随先主入蜀。”义阳县(今河南信阳市西北)属东汉荆州之南阳郡。所谓“部曲”,本是汉代戎行中三级编制的名称。东汉末年,以世家和豪族田主为社会根本的军阀割据构成,军阀采纳“部曲”这种军事建制来组织本人的戎行,于是部曲便成了豪强田主割据势力的私家武装。魏延以部曲身份随刘备入川,其地位虽然不高,但倒是刘备军中的嫡派,而绝非是降将(按!《三国演义》云魏延本是刘表部将,后杀韩玄,献长沙于刘备,完满是诬捏)。因其“数有战功,迁牙门将军”。 建安二十二年至二十四年,刘备用法正之谋,举倾国之师,历时岁余从曹操手中夺得军事重镇汉中郡。至此,三国鼎峙正式构成。刘备自称汉中王,暗示与曹操分庭抗礼。不久,刘备前往成都,临行前“当得重将以镇汉川”。为何刘备如斯注重镇守汉中的上将人选呢?由于蜀汉的基木统治区域是以成都平原为核心的四川盆地。汉中郡坐落在关中和巴蜀之间,属于两大区域交壤的地带。蜀国为了保障本人按照地的平安,有需要将重兵摆设在敌我交界之处。关于汉中的主要性,杨洪曾对诸葛亮云!“汉中则益中咽喉,存亡之机遇,若无汉中则无蜀矣,此家门之祸也。”黄权亦说!“若失汉中,则三巴不振,此为割蜀之股臂也。”清人顾祖禹曰!“汉中府北瞰关中,南蔽巴蜀,东达襄邓,西控秦陇,形势最重。”曹魏若是占领汉中,将严峻要挟巴蜀。如建安二十年,曹操平张鲁,“破汉中,蜀人震恐”。“蜀中一日数十惊,备虽斩之而不得安也”。蜀国若是据有此地,则不只可以或许保障剑阁、成都之平安,更能使其作为北伐之基地。对蜀汉而言,汉中的主要性决不亚于荆州。刘备手下上将出名者相关羽、张飞、马超、赵云、黄忠。刘备对关羽最为倚重,但其镇守荆州,不成能调离本来的防区。赵云当时的次要职责为“掌内事”,即刘备以其“严峻”而主管刘备的宫中之事。困黄忠虽然骁勇,但终究年事已高。马超威名显赫,但因其是“羁旅归国”的降将,刘备对其不甚信赖。在此环境下,镇守汉中者非张飞莫属了。并且“众论认为必在张飞,飞亦以心自许。”但出乎世人预料的是“先主乃拔延为督汉中,镇远将军,汉中太守”。刘备置张飞情感和三军谈论于掉臂,而破格任用魏延,这不只反映了魏延精采的军事批示才能,也反映了魏延深得刘备的信赖。 效仿刘邦昔时登坛拜韩信为上将的故事,刘备在封魏延为汉中督时大会群臣,而且居心在宴会上当面问魏延!“‘今委卿以重担,卿居之欲云何?’延对曰!‘若曹操举全国而来,请为大王拒之,偏将十万之众至,请为大王吞之。’先主称善,众威壮其言。”那么魏延镇守汉中的现实功勋事实若何呢?《三国志·姜维传》说!“先主留魏延镇汉中,皆实兵诸围以御外敌,敌若来攻,使不得入。及兴势之役,王平捍拒曹爽,皆承其制。”到了姜维守汉中,他认为魏延的军事摆设,“虽合《周易》‘重门’之义,”但只能包管不丢地盘,却不克不及大量杀伤仇敌,于是他改变魏延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方针,放弃汉中外围据点,将驻军撤守汉、乐二城,采纳焦土政策,诱敌深切到盆地内部的做法,并认为此乃“殄敌之术也”。对于姜维的此次调整军事摆设,历代史家多认为是严重失误,为后来汉中失守,蜀国消亡种下了祸端。郭允蹈的《蜀鉴》阐述得十分深刻。他说!“蜀之门户,汉中罢了。姜维之退屯于汉寿也,撤汉中之备,而为行险侥幸之计,则底子先拔矣。异时钟会当者披靡,曾无一人之守,而敌已欣然得志。初不必邓艾之出江油,而蜀已不支,不待智者而能见。呜呼,姜维之亡蜀也。”由此可见,诸葛亮选拔的接棒人姜维的才能远不如魏延,由于魏延守汉中凡15年,汉中安如盘石,没有放一个敌兵进入本人的防区。接任的王平完全按照魏延的既定方针办,也以少胜多,在兴势打败曹爽率领的十余万魏军。而姜维等闲改变魏延的计谋摆设,却间接导致了蜀汉的消亡。魏、姜二人军事才能之凹凸一目了然。所以,刘备在用人和识人上,要比诸葛亮高超得多。 魏延勇略过人,他奔驰沙场,所向披靡,能够称之为善战无敌。曹魏方面,除司马懿以外,能与魏延匹敌者几无其人。蜀汉建兴八年(230年),魏延率兵,“西入羌中,魏后将军费瑶,雍州刺史郭淮与延战于阳溪,延大破淮等”。此次战役,并无诸葛亮批示,而是魏延零丁领军作战。敌手郭淮乃曹魏关西首屈一指的重将,号称“方策精详,垂问秦雍”。郭淮曾败马谡,“摧破廖化,擒虏句安”,即便是诸葛亮亦害怕他三分。但魏延却能“大破淮等。”别的,在诸葛亮的几回北伐中,魏延也立下赫赫战功,《三国志·诸葛亮传》注引《汉晋春秋》载!“宣王(指司马懿)自案中道向亮,亮使魏延、高翔、吴班赴拒,大破之,获甲首三千级,玄铠五千领,角弩三千一百张,宣王还保营。”以治军论,魏延“善养士卒”,与张翼德“刑杀既过差,又日鞭挝健儿”截然不同,而与关羽“善待卒伍”类似。以此观之,魏延统大军能独当一面,克敌斩将,治军无方而骁勇过人,毫不逊于关羽、张飞等蜀汉一流上将。 诸葛亮初次北伐,魏延提出了出子午谷、奇袭长安的计谋!“闻夏侯楙(时镇长安)少,主婿也,怯而无谋。今假延精兵五千,负粮五千,直从褒中出,循秦岭而东,当子午而北,不外十日可到长安。楙闻延奄至,必搭船逃走。长安中唯有御史、京兆太守耳,横门邸阁与散民之谷足周食也。比东方相合聚,尚二十许日,而公从斜谷来,必足以达。如斯,则一举而咸阳以西可定矣。”诸葛亮“认为此悬危,不如安从坦道,能够平取陇右,十全必克而无虞”,因而没有采纳他的看法。 诸葛亮与魏延关于北伐路线之争的公案,曾惹起后世史家的稠密乐趣,为之而辩论不休。一些学者认为,魏延建策由他率精兵5000,直出褒中,由子午谷狙击长安,诸葛亮率大军出斜谷,趋长安会师,乃是“奇谋”,“如斯,则一举而咸阳以西可定矣”。假如诸葛亮采用之,很可能北伐曾经成功,可惜诸葛亮隆重得近乎胆怯。而另一些史家则支撑诸葛亮“安从坦道,能够平取陇右”的盘算,认为出子午谷虽是捷径,但可行性极小。其否决来由次要有4条!一、子午谷道路险狭,危险系数极大,一旦魏军卡住谷口,轻则吃力不讨好,重则三军覆没;二、夏侯楙未必会弃城而逃;三、就算攻下长安,也未必守得住;四、万一失败,军力本来就不足的蜀军丧失太大。那么这4点质疑有没有事理呢?笔者认为,无论从蜀魏和平长久的计谋角度,仍是从此次战役的本身来看,这些来由都是站不住脚的。起首,子午道虽然奇险难行,但很少有人去做过实地查询拜访,而就算真的去实地勘测过,也不敢包管其路况和三国时代是一样的。魏延究竟是其时的名将,他久镇汉中,对汉中一带的地舆情况必然十分熟悉,所以他的判断该当是准确的。至于魏军能否会在子午谷埋下伏兵,我们不妨查阅《三国志》中的相关史料。《三国志·诸葛亮传》注引《魏略》中写到!‘始,国度(指曹魏)以蜀中惟有刘备。备既死,数岁肃然无声,是以略无备预,而卒闻亮出,朝野惊骇。”这就大白无误地告诉我们,诸葛亮初次北伐带有极大的荫蔽性和俄然性,魏国无论在军事上,物资上,以至在精力上连一点预备都没有,怎样可能在火食荒芜、崇山峻岭的狭长山谷中留下一支伏兵呢?对于第二点来由,“夏侯楙未必会弃城逃走。”这又是不合情理的推论。夏侯楙何许人也,《三国志·夏侯惇传》注引《魏略》记录得很清晰,此报酬曹魏名将夏侯惇之子,曹操以女清河公主嫁之。“文帝少与楙亲,及即位,认为安西将军,持节,都督关中。楙性无武略,而好治生。在西时,多蓄伎妾,公主由此与楙不和。”可见,夏侯楙只知蓄伎纳妾,剥削财帛,凭仗“主婿”的裙带关系而都督关中,完满是一个典型的膏粱后辈,衙内式的人物。魏延深知其人,故判断“楙闻延奄至,必搭船逃走”是完全有事理的。第三点否决看法是蜀军“即便攻下了长安,也未必守得住”,这是最值得切磋的一个问题。笔者认为夏侯楙贪生怕死,素不知兵,以魏延老于兵革,料敌审己,可谓是胜算尽握。何况,诸葛亮初次北伐,有十万大军,军力“多于贼(指魏军)”到此时赵云、吴壹、马岱等老将尚在,关西胡羌诱而弹压之认为臂助。诸葛亮、魏延别离率领的主力与偏师会师于潼关,然后魏延共同诸葛亮篡夺陇右,如许八百里秦川,“咸阳以西”确实能够“一举而定”。魏延之谋是有先例的。楚汉和平时,韩信为上将,“明修栈道,声东击西”,然后主力东出潼关,分支军越陇山与从汉中向祁山的支军共同成钳形攻势取陇右。高祖还定三秦,一举而霸占关中。韩信用兵,奇奥无限。魏延所出之谋,化自韩信出汉中之策,而其骁勇又过于淮阴侯,有如斯良将善谋而诸葛亮不克不及用,违先主遗命而用干才马谡,令人感喟。至于第四点,“万一失败,本来实力就不足的蜀军丧失太大”。笔者认为,这是一个荒谬至极的来由。试问古今中外哪有用兵兵戈不带有一点冒险性呢?袁曹官渡决战时,曹操置本人的大营于掉臂,率轻骑火烧有袁绍重兵驻守的乌巢粮仓。后来邓艾偷渡阴平,比魏延的打算还要冒险百倍,成果一仗就消亡了蜀汉政权。何况,其时蜀汉国小力薄,无论是兵力、财力、人力均远不如曹魏,以弱蜀同强魏打空费时日的耗损战、阵地战绝非上策。诸葛亮第一次北伐就该当攻敌不备,出奇制胜,一举霸占长安,予敌以重创。以弱抗强,不出奇兵,靠步步为营不成能取胜。 军事盘算讲究的是奇正相合,诸葛亮用兵只见其正而不见其奇。诸葛亮自认为“安从坦道”,即可“平取陇右”,所谓“平取”,其实乃是“稳取”之意。但恰好是这“稳取”使诸葛亮丧失了用奇取胜的战机,构成了弱蜀与强魏在陇右坚持打阵地战,中了曹魏的“致人”之术。现实上“平取陇右”乃舍敌咽喉而取其无关痛痒之处,且一击不堪反而打草惊蛇,比及诸葛亮第二次北伐时,曹魏在陈仓、关中等地已有重兵据守,关中遂不成再图,魏延之谋再不成行。这就无怪乎使魏延“常谓亮为怯,叹恨己才用之不尽”。笔者认为,所谓“魏延之策乃冒险,一旦失利,蜀军丧失太大,恐十万蜀军弃之死地、只轮不返”如此,完满是违反根基军事常识的奇谈怪论。由于 即便魏延在子午谷中了潜伏,也不外丧失数千人罢了,而孔明攻祁山,失街亭,大北于张邰,所丧之师又何止万人! 魏延文武兼备,骁勇过人。关羽、张飞、马超级人归天后,他是蜀中独一的一员超群出众的大将。诸葛亮北伐时,“蜀兵轻锐,良将少”。然对于魏延如许一个罕见的将才,诸葛亮却一直不愿委以方面重担。“延每随亮出,辄欲请兵万人,与亮异道会于潼关,如韩信故事,亮制而不许。”其实,对于魏延的军事才能诸葛亮不是不知,但为何不尽其才?个中之因值得探究。诸葛亮自出隆中以来,政治道路可谓一帆风顺,从一个“苟全人命于乱世,不求贵显于诸侯”的耕夫,一跃而成为总揽蜀汉军政大权的宰相。在刘备“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的许诺下诸葛亮离帝位仅天涯之遥。诸葛亮若要“自取”,必需在蜀汉朝廷中树立高尚的权势巨子,而要达到这一目标,必必要成立显赫的军功。若北伐一旦取得成功,诸葛亮将功高盖世,无人可与之颉颃,亦无人敢阻遏其代汉称帝。因为北伐是诸葛亮“自取”的成本,故北伐的军事批示大权必需牢牢控制在他本人手中。魏延能够成立战功,但必需在诸葛亮的间接批示下,是诸葛亮神机奇谋的成果。然而“性矜高”的魏延却冀图“如韩信故事”,零丁统率一支戎行,独当一面,这在诸葛亮看来,就是要脱节他的“带领”,和诸葛亮抢夺北伐的军功,这当然遭到诸葛亮的“制而不许”。 陈寿十分推崇诸葛亮,对其评价极高。但又云诸葛亮北伐未能取得成功,是“时之名将无城父、韩信,故使功业陵迟,大义不及邪!”对陈寿此言,余不敢苟同。家喻户晓,萧何佐刘邦成帝业,有韩信为将。但韩信本是一个胯夫,在项羽那里仅是一个执戟郎中,是萧何慧眼识豪杰,向刘邦死力保举,才使韩信登坛拜将,有了施展其才调的政治舞台。而魏延的军事才能并不亚于韩信。刘备是一个很是长于用人的帝王,他拔魏延为汉中都督,委以方面之任,已有培育魏延成为上将军的筹算,但诸葛亮对魏延却处处掣肘,不愿斗胆利用。“建兴六年,亮出军向祁山,时有老将魏延、吴壹等,论者皆言认为宜令为前锋,而亮违众拔(马)谡,统公共在前,与魏将张邰战于街亭,为邰所破。士卒离散,亮进无所据,退兵还汉中。”由此可见,蜀汉并不是没有人才,以至也不乏雷同韩信如许的军事奇才,但诸葛亮看不惯魏延这品种型的人物,一直是疑而不消,这就得到了一个政治家应有的博大胸怀。所以,陈寿的“时之名将无韩信”如此,乃是为“尊者讳”而已。 二 关于魏延之死,亦为一大冤案。《三国志·魏延传》载,建兴十二年,“秋,亮病困,密与长史杨仪,司马费祎,护军姜维等作身材之撤退退却兵节度,令延断后,姜维次之,若延或不从命,军便自觉”。这是诸葛亮临死前召开的最初一次高级军事会议。但此次会议的召开却导致了严峻的后果。 起首,主帅病危,为了怕惹起军心摆荡,只与少数人商定后事,是能够理解的。可是这少数人,既应包罗本人的亲信,也应包罗军中最主要的高级将领。魏延时为前军师,征西上将军,假节,领汉中太守,南郑侯。而诸葛亮是以丞相录尚书事,假节,领司隶校尉,益州牧,武乡侯。二人都假节,封侯。可见,魏延在蜀汉朝廷中的地位仅次于诸葛亮。而杨仪时任丞相府长史,费祎为丞相司马,姜维任中监军征西将军。以官位论,杨、费、姜3人之官职均不克不及与魏延比拟。而诸葛亮召开的如斯主要的军事会议,却恰恰将魏延排斥在外,这莫非不是居心的嘛!其二,诸葛亮虽作“身殁之撤退退却兵节度”,但并没有放置谁为三军主帅。只是“令魏延断后”,姜维“次之”,在前后军两头起跟尾辅助感化。杨仪任何职呢?不晓得。看当前事态成长,似乎三军上下都认定了诸葛亮让杨仪暂摄三军统帅之职。而现实上,杨仪并无蜀汉朝廷或诸葛亮临终前的正式录用。杨仪统率三军名不正,言不顺,这就为魏、杨内讧伏下了祸端。第三,诸葛亮密令!“若延或不从命,军便自觉。”这似乎曾经内定魏延日后将方命为“背叛”。 诸葛亮为何要作如斯放置,史无明文记录。以笔者度之,其因有三!其一,诸葛亮终身用兵过于隆重,其缘由是实战经验不足,故陈寿评价他“于治戎为长,奇谋为短,理民之干优于将略”。魏延用兵一贯主意出奇制胜,诸葛亮最大的顾虑,在于若是将军事批示权交给魏延,魏延就会违悖他既定的军事路线,而按本人的作战方略行事,这是诸葛亮不克不及容忍的。其二,诸葛亮在选择官员,利用人才上,以“奉职循理”作为尺度,请看那篇出名的《前出师表》,再阐发他所称颂、保举和重用的仕宦,如郭攸之,费祎,董允,蒋琬,姜维,向宠等人,无一不是安分守纪,合适‘循吏”尺度的人物。而魏延是一个有本人独立看法,“性矜高”,“不惟上”的上将,他以韩信自诩,认为诸葛亮胆寒,常感慨本人怀才不遇。刘备身后,诸葛亮独揽朝中大权,“政事无大小,咸决于亮”,连后主刘禅都声称本人是“政由葛氏,祭则寡人”。而魏延却时常不买诸葛亮的账,这当然招致诸葛亮的嫉恨。其三,诸葛亮排斥魏延是为他的接棒人蒋琬,费祎,姜维打扫妨碍。《三国志·蒋碗传》载!“亮每言,‘公琰(蒋琬字)托志忠雅,当与吾共赞王业者也’。密表后主曰!‘臣若倒霉,后事宜以付琬。”,诸葛亮临终之时,后主调派尚书仆射李福扣问诸葛亮!“公百年后,谁可任大事者?”诸葛亮答曰!“蒋琬之后,文伟(费祎字)能够继之。”姜维是公元228年归附蜀汉的,诸葛亮对姜维一见如故,奖饰他“忠勤时事,思虑细密。甚敏于军事,既有胆义,深解兵意,此人心存汉室,而才兼于人”, 并很快就汲引他为中监军征西将军。 诸葛亮深知如若要使蒋琬,费祎,姜维成功地执掌朝政、军政,魏延是一大妨碍,由于魏延在野中、军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冀时论必当以代(诸葛)亮”。为了排斥异己,诸葛亮不吝毁掉蜀汉的国之栋梁,欲将魏延置于死地。 魏延被害的起因虽然同诸葛亮有亲近关系,但终究不是诸葛亮的临终遗命,杀戮魏延的首恶祸首是杨仪,当然费祎、蒋琬、董允等人也负有必然的义务。魏延与杨仪的矛盾由来已久,魏延骄狂,杨仪自傲,两人关系势同水火。“军师魏延与长史杨仪相僧恶,每至并坐辩论,延或举刀拟仪,仪泣涕横集。”已闹到冰炭不克不及同器的程度。对魏、杨冲突,诸葛亮是若何亮相的呢?史载!“亮深惜仪之才干,凭魏延之晓勇,常恨二人之不服,不忍有所偏废也。”从表象上看,诸葛亮装出一副不偏不倚的样子,“不忍有所偏废”,但其在五丈原病重时,却曾经将权力和感情的天平倾斜到了杨仪一边。魏延未能参与诸葛亮的临终决策,又被放置为断后将军,这就等于授予杨仪以三军的最高批示权。 诸葛亮身后,杨仪“秘不发丧”,又命费祎试探魏延的企图和筹算。魏延对费祎说!“丞相虽亡,吾自见在,府亲官属便可将丧还葬,吾自当率诸军击贼,云何故一人死废全国之事邪?且魏延何人,当为杨仪所部勒,作断后将乎!”魏延此话,若以官阶而论则不为乱,若以公私而论则不为不妥。对于蜀国而言,“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伐魏乃全国之大事,诸葛亮一人身故,便将兵临渭水、迫近长安的十万大军撤回,弃北伐之大业,岂不是以私废公。再则,诸葛亮身后,姜维也曾9次北伐,魏延的军事才干远远跨越姜维,为何不克不及继武侯之志,担任伐魏重担呢?别的,魏延官爵在杨仪之上,也底子没有需要从命杨仪的批示。正由于如斯,魏延才“与费祎共作行留部门,令祎手书与己连名,告下诸将”。也就是说,他与费祎从头筹议了治丧的步调!谁护送诸葛亮灵枢回蜀,谁带兵继续北伐,两人配合签名,预备向部队传达。可费祎却两面三刀,寻求脱身之策,他骗魏延说!“当为君还解杨长史,长史文吏,稀更军事,必不违命也。”以此为托言,“费祎出门驰马而去”,并随即背约弃义,助杨仪整军退回蜀中。比及魏延“遣人觇仪等”,才发觉上当,大军曾经“案亮陈规,诸营相次引军还”。魏延当然大怒,趁着杨仪行军迟缓,抢先一步,“率所领径先南归,所过烧绝阁道”。魏延的企图很明白,因杨仪控制了三军的统帅大权,故无法与之较劲,所以只能赶回成都,向后主奏告工作原委。杨仪也不甘掉队,于是二人都向刘禅上表,皆称对方“背叛,一日之中,羽檄交至”,毫无主意的刘禅判断不出孰是孰非,就此事扣问“侍中董允,留府长史蒋琬”。蜀汉英雄传人物培养蒋琬、董允都是诸葛亮的心腹,加之魏延与同僚关系一贯欠好,“日常平凡诸将素分歧”,“其时皆避下之”,故而蒋琬、董允“咸保仪疑延”。于是刘禅遂命“蒋琬率宿卫诸营赴难北行”,预备伐罪魏延。但不等蒋琬兵至,魏延已被杨仪所杀,缘由是他“拒南谷口,遣兵逆击仪等,仪等令何平在前御延”。(按!何平即王平,其“本养外家何氏,后复姓王”。)魏延为何不赶赴成都,而要在南谷口以弱势军力匹敌杨仪呢?测度缘由,大要是刘禅派蒋琬伐罪魏延的动静其曾经获悉,他已没无机会进入成都,向后主辨明现实本相了。在此环境下,形势对魏延当然极为晦气,被王平临阵一叫骂!“公亡,身尚未寒,汝辈何敢乃尔。”魏延所部立即军心摆荡,“士众知曲在延,莫为用命,军皆散”。其实,所谓的“曲在延”也是表象,从戎的怎会晓得上层斗争的黑幕?他们只知从命刘禅和诸葛亮的号令,既然皇帝和宰相都站在杨仪这一边,认为魏延是叛逆,不肯跟随他,也就是很一般的事。也就是说,魏延手下如许做和整个事务的长短是曲是无关的。 在“军皆散”的环境下,魏延无法,只得“与其子数人逃亡,奔汉中,仪遣马岱追斩之,致首于仪”。于是杨仪用脚踩着魏延的脑袋,冷笑说!“庸奴,复能作恶不?”之后杨仪又“夷延三族”。代名将魏延就如许身故族灭,不克不及不说是一个悲剧。魏、杨内讧以魏延完全失败而了结。魏延的失败有主客观的缘由!从客观上阐发,魏延遭到诸葛亮多年的冲击和排斥,加上杨仪、费祎等人的忌恨,处境艰难,势单力薄。从客观上阐发,魏延本人在这场突发事务中思维发昏,措置失宜,他不应轻信费祎,也不该在退兵途中销毁主力部队回归的“阁道”,授人以“谋反”之柄,更不应“据南谷口”,以所部数千之众去匹敌杨仪的十万大军。这完满是以卵击石,量力而行。笔者认为,魏延的性格才能同韩信确实很是类似,即他长于用 兵,是军事上的奇才;但在政治上却显得老练,缺智少谋,是一个低能儿。魏延身后7年,蜀人杨戏著《季汉辅臣赞》,给魏延下了如许几句考语!“文长刚粗,临难受命,折冲外御,镇保国境,不协不和,忘节言乱,疾终惜始,实惟厥性。”杨戏必定了魏延“折冲外御,镇保国境”的功绩,感喟他不克不及善始善终,指出根源在于他那“不协不和”、桀骜不驯的性格,这个评价是比力公允的。 最初,所谓魏延“谋反”说,那完满是罗贯中假造的罪名。陈寿对此曾经下告终论!“原延意不北降魏而南还者,但欲除杀仪等,常日诸将素分歧,冀时论必当以代亮,本指如斯,未便变节。”具有嘲讽意味的是,魏延的朋友仇家杨仪却是“脑后长有反骨。”杨仪诛杀魏延后,自认为“功勋至大”,代亮秉政非己莫属。岂知诸葛亮生前早有放置,“以仪性狷狭,意在蒋琬,琬遂为尚书令,益州刺史。”后主仅给杨仪一个虚衔,“拜为中军师,无所统领,从容罢了。”于是杨仪口出牢骚!“往者丞相亡没之际,吾若举军以就魏氏,处世宁当落度如斯邪!令人追悔不成复及。”此等“大逆不道”之言被费祎密报给后主,其后果乃是将杨仪废为庶民,仪“复上书离间”,遂下狱定罪,“仪他杀”。杨仪之死虽然有咎由自取的成份,但终究也甚为可惜,由于他也是一个不成多得的人才。诸葛亮北伐时,“仪常规画分部,筹度粮谷,不稽思虑,斯须便了。军戎节度,取办于仪”。到蜀汉国小,人才较之魏、吴要少得多,诸葛亮生前用人不妥,又不克不及协调好部下的关系,身后导致蜀汉政权内的这场内讧,这对人才资本医乏的蜀汉来说更是落井下石,势必加决蜀汉的式微趋向。对此,诸葛亮负有不成推卸的义务。

原创文章,作者:蜀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uhanlu.com/2018/2545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