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大藏家的唐伯虎画作最亮眼

今天起至6日,西泠印社2018春季拍卖会将在浙江世贸君澜大饭馆、杭州黄龙饭馆预展,7月7日至9日,在浙江世贸君澜大饭馆举槌。

这一场的西泠预展,共推出33个专场,包罗古代和近现代书画、古籍碑本、中外名人手迹、文房瓷杂、现现代油画、西洋艺术、造像等各门类,并出格推出“良公自珍——关良家眷旧藏关良及其上款书画专场”“童年的六种温度——信札与漫画出格专场”“西泠印社首届古代玉器专场”等。

两位大藏家的唐伯虎画作最亮眼

两位大藏家的唐伯虎画作最亮眼

两位大藏家的唐伯虎画作最亮眼

此次预展最惹人瞩目的,是两件唐伯虎作品,它们别离和两位出名的鉴藏家相关——庞元济旧藏唐寅《临流试琴图》和吴湖帆鉴题唐寅《修竹茅亭图》。

在诗文上,他与祝允明、文徵明、徐祯卿并称“吴中四才子”,绘画上,与沈周、文徵明、仇英并称“吴门四家”,又称“明四家”。在唐寅存世的画中,根基都落有“吴门唐寅”“吴郡唐寅”等款。

先说庞元济旧藏的唐寅《临流试琴图》。这件作品,线条纤而不弱,率意洒脱,画中临流操琴的高士,面临空山澹水,祈求空谷回音。画面之外,有三位吴门中人的题诗唱和——一位是唐寅长辈吴宽,一位是老友文徵明,还有一位后生彭年之。

唐寅与吴宽的交游,最为人所知的是弘治十二年(1499年)唐寅倒霉卷入考场舞弊案时,吴宽为唐寅向同僚乞情一事。吴宽是明朝姑苏的第二位状元,官至礼部尚书,虽然昔时吴宽的一番好意并没有派上用场,但吴宽对于唐寅的器重、爱才之情展露无遗,上海博物馆所藏的吴宽《乞情帖》即是例证。而文徵明与唐寅的友情,更是持续了终身。

另一件《修竹茅亭图》,与辽宁省博物馆馆藏的《虚亭听竹图》为一组复本。两幅画作内容大致不异,绘的都是高士隐逸溪山之景,且都是近景,是唐寅创作最为丰硕和成熟期间的作品。

《临流试琴图》为庞元济旧藏,庞元济即庞莱臣,号虚斋——民国最大的书画珍藏家之一。

宋徽宗真迹《鸜鹆图》、宋代李迪的《猎犬图》、黄公望的《富春大岭图》……他所珍藏的名迹都是教科书级别,可谓半部中国美术史,被誉为“海派珍藏界坐头把交椅”“近代的大珍藏家中的顶级大师”。

庞元济晚年便喜字画碑本,并处置字画买卖,成立了本人的“虚斋”珍藏——虚斋珍藏的历代名画数量达几千件,大多藏画传播有序。此中,唐宋元三代名迹约占总数的三分之一,不少字画是历代鉴藏大师赵孟頫、项元汴等人的珍藏旧珍,还有一些是从清宫流出来的皇室旧藏,盖有乾隆皇帝的鉴藏玺印。

这件《临流试琴图》曾被收录在《虚斋名画录》卷八中,上有鉴藏印:虚斋核定。

而海上鉴藏巨擘吴湖帆鉴题的《修竹茅亭图》,从画上印章看,晚清时曾到了他的祖父吴大澂手中。吴湖帆认为,唐寅在南宋气概中融元人笔法,博采众长,创立了本人的气概,“自有书卷味,非寻常庸史可及。”

吴湖帆终身过眼宝物无数,藏有1700多件书画,还不包罗大量古籍善本、青铜器、高古玉等。熟悉美术史的会发觉,现在很多文物的判定结论,泉源都可追溯至他。这此中包罗大量宫廷旧藏散佚的收藏,很多已是欧美、日本等博物馆中的主要馆藏。彼时沪上流转的古书画,几乎无不外吴湖帆之眼。据专家不完全统计,光是传世所见吴湖帆作了题跋的古书画就有600余件。

此外,这件作品还有褚德彝的题跋,他精于鉴赏,眼界很高,其时上海藏家如张石铭、奚萼铭等人,采办到书画以及金石碑本后,往往请褚德彝判定真伪,以其一言为准。

两位大藏家的唐伯虎画作最亮眼

原创文章,作者:蜀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uhanlu.com/2018/2569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