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蜀汉路首页
  2. 蜀淘
  3. 宝宝淘

曹植的《说疫气》一文以冷静的笔触记载了这一次瘟疫的可怕景象:

  通过前《出师表》,可以看出诸葛亮治蜀时对荆州人士的过分偏爱。(对这一段历史不了解的朋友可以点击《前出师表中隐藏蜀汉败亡的秘密,诸葛亮举荐人才的方式是罪魁祸首》)三国时期的诸侯所用谋士有着极强的地域属性,这一点以重贤爱才著称的曹操也不能免俗。曹操的早期谋士戏志才死后,曹操令荀彧举荐新人代替,所问之语便是“汝、颍固多奇士,谁可以继之”–曹操帐下谋士仅出于颍川的便有荀彧、荀攸、陈群、郭嘉、戏志才等人,以曹操“十分天下而有其九”的广阔疆域,在用人上还如此执著于“汝、颍”,诸葛亮对荆州人士的青眼也算是无可厚非了。

  但曹操对“汝、颍”人士的偏爱是建立在其地域广大、人才众多的基础之上的。除上以荀彧为代表的颖川派系,如程昱、刘晔、贾诩、蒋济等知名谋士亦不可胜数,这源于曹操在赤壁之战前基本统一了北方,中原谋士几乎尽归于曹操,庞大的谋士集团支撑得起曹操对于人才的偏爱。

  反观诸葛亮则不然。刘备进位汉中王时势力达到鼎盛,其疆域也无过于荆、益两州,而荆州旋即丢失,蜀汉潜在的人才库实在无法与曹魏甚至于孙吴相比。正如习凿齿在其《襄阳耆旧记》中所言:“蜀僻陋一方,才少上国。”王夫之在《读通鉴论》中更有一针见血的评论:

  “先主之初微矣,虽有英雄之姿,而无袁、曹之权藉,屡挫屡奔,而客处于荆州,望不隆而士之归之也寡。及其分荆据益,曹氏之势已盛,曹操又能用人而尽其才,这不,马上快过年了,蜀小编为大家精心挑选了很多年货,如:“野娃 _年货坚果炒货零食大礼包1740g礼盒装 特产休闲小吃”,客倌你呀,可以点我淘年货喽!人争归之,蜀所得收罗以为己用者,江、湘、巴、蜀之士耳。楚之士轻,蜀之士躁,虽若费袆、蒋琬之誉动当时,而能如钟繇、杜畿、崔琰、陈群、高柔、贾逵、陈矫者,亡有也。”

  可以看出,蜀汉在立国之初便面临着人才“先天不足”的窘境。荆州对于蜀汉,远远不只是为了《隆中对》中“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两路并出的战略这么简单–荆州号称“天下之腹”,经济发达、交通便利,可谓人杰地灵,掌有荆州便相当于掌有了一个庞大的人才库,如果没有关羽失荆州,蜀汉后期恐怕也不至于后继无人的尴尬境遇。

  如果是在刘备势力达到最盛的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初,诸葛亮一意重用荆州人士倒也无妨。当时以关羽为代表的刘备旧部均在,谋以荆州派系、勇以刘备旧部的阵容亦堪称强大。只是历经襄樊之战、夷陵之战后,刘备旧部的猛将几乎尽数丧生,与此同时荆州派系谋士之首马良、东州派系谋士之首法正、益州派系谋士之首黄权或死或降,人才缺失的问题当即成为悬在刘备、诸葛亮头上的一柄利剑。

  除了战争损失,蜀汉以及整个三国,均在这一时期遭遇了建安年间最严重的瘟疫。建安二十二年(217年),九州“疠气流行”,曹植的《说疫气》一文以冷静的笔触记载了这一次瘟疫的可怕景象:

  “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或以为疫者鬼神所作。人罹此者,悉被褐茹藿之子,荆室蓬户之人耳。若夫殿处鼎食之家,重貂累蓐之门,若是者鲜焉。此乃阴阳失位,寒暑错时,是故生疫。而愚民悬符厌之,亦可笑也。”

  如果说曹魏占有中原,尚能经受得起这一次瘟疫的打击,那孙吴与蜀汉的境遇显然要凄惨很多。孙吴在这几年也连续损失了鲁肃、蒋钦、甘宁、吕蒙等重臣,但蜀汉因其国小,其损失要更为触目惊心。诸葛亮在后《出师表》如此写到:

  “自臣到汉中,中间期年耳,然丧赵云、阳群、马玉、阎芝、丁立、白寿、刘郃、邓铜等及曲长、屯将七十余人,突将、无前、賨叟、青羌、散骑、武骑一千余人。此皆数十年之内所纠合四方之精锐,非一州之所有;若复数年,则损三分之二也,当何以图敌?”

  这其中的最引人注目的,便是赵云之死。裴松之在为《三国志·赵云传》作注时引用了一篇源于《云别传》的《议谥赵云》:“云昔从先帝,劳绩既著,经营天下,遵奉法度,功效可书。当阳之役,义贯金石。忠以卫上,君念其赏;礼以厚下,臣忘其死。死者有知,足以不朽;生者感恩,足以殒身。”文章平平,但其所代表的赵云之死,却基本宣告的一个时代的结束。正如诸葛亮所言,之前“数十年之内所纠合四方之精锐,非一州之所有”,而此时此刻,僻陋一方的蜀汉在已经丧失刘备时代大部分的人才遗产,之后的路要何去何从呢?

  然而,这一切情势异变,这一切天灾人祸,依然没有改变诸葛亮在用人上重荆轻益的倾向,最终造成了“任李严而严乱其纪,任马谡而谡败其功”的惨淡局面。

原创文章,作者:蜀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uhanlu.com/2018/323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QQ:1768281975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