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青铜之乡烟云涧 仿古青铜器达到以假乱真地步

早闻,伊川县烟云涧仿古青铜器达到以假乱真的境界。上世纪八十年代烟云涧人的仿古青铜器就以“倒卖文物”的嫌疑被几回“请”到北京,以致于声名远播。

鼎新开放以来,烟云涧仿古青铜器的制造更是方兴日盛。2009年,烟云涧出产的青铜器被指定为2009年世界邮展独一青铜器礼物。2010年,烟云涧青铜文化财产被列入河南省“百村万户”旅游富民工程、“一村一品”工程,其制造工艺被列入非物质文假名录,烟云涧成了河南省确定的十八个特色旅游村之一。近日,烟云涧青铜器竟然轰动法国国际旧事24小时电视台(北京分社),该社旧事制片人马韬亲身来采访报道,央视七套(乡土栏目)、凤凰卫视(大视野)栏目、《神州》杂志也纷纷前来拍摄报道,更激起我对烟云涧青铜器的猎奇心,禁不住青铜文化奇异魅力的引诱,前去探秘,揭开仿古青铜器的奥秘面纱

烟云涧坐落伊河东岸,从伊川水寨沿着伊河不断向南,一路上古代遗址到处可见,有三里一庙五里一寺之说,传奇故事数不堪数。路过土门、夏堡、白元、常峪堡等等,过了“鬼门关”(簋门关),便来到烟云涧村。烟云涧,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处所,与洛阳南部良多处所一样,这名字与汉光武帝刘秀相关。烟云涧附属伊川县葛寨乡,是个具有3000多人的村子,背靠九皋山,村子工具两河常年清流潺潺,绿树成荫。相传,昔时王莽撵刘秀撵到这个处所,无处藏身的刘秀只好躺在墒沟里。仿古青铜器王莽追随过来的时候,两条河滨树林里烟云四起立马覆盖了这个处所,使刘秀逃过一劫,刘秀好生感伤,不由得赞道:“好一个烟云涧啊!”。仿古青铜器刘秀当上皇帝后,这里便更名烟云涧,本地老苍生则简称这里为“烟涧”。

探秘青铜之乡烟云涧 仿古青铜器达到以假乱真地步

烟云涧村用保守工艺制造青铜器由来已久。早在商周期间,这里就被前人视为祭祀宝地,村北一带因地下有很多古代泉台而被文物部分定为“二级文物庇护区”,出土的中国最陈旧的“子申父己”铜鼎、铜爵、青铜酒器等,佐证着华夏青铜业之源的汗青印记。

烟云涧村口,一尊近两米高的仿古洛阳鼎鲜明映入人的眼皮,鼎肃静严厉稳妥地矗立烟云涧文化广场,古铜色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奥秘的色彩,给人“显赫”、“ 卑贱”、“昌大”的感受。四顾,道路两边杨柳抚风,桥下碧水潺潺,一座座古朴建筑掩映其间。仿古青铜器

走进村里,只见一家门前的水泥地上,四五个娃娃光着脚正愉快地将一大堆泥巴踩出一个个脚窝窝。上前扣问才晓得,本来这些娃娃们正在帮大人们和泥,这些和洽的泥巴是用作大型泥胚的填料呢。他们将捻子加进泥里和匀,捻子,有时候用的是麦秸,有时候还要加头发呢,为的都是加大泥的柔韧性。

在烟云涧,青铜器研究以及文化使用在该村曾经成为常态。因为该村企业多,外出打工的就少,还吸引着外村及下岗职工前来就业,一些商铺就是外村人在运营。

路边矗立的石磙、户家门口光溜的碾盘、农家窗台下悬吊的水葫芦、房门口挂着的提灯、满眼形态传神的青铜器、环绕耳际的声声蝉鸣、村东苔痕斑驳的青石古桥上深深凹进去的车辙,让人发生无限遥想,仿佛使人听到了古丝绸之路上的那悠远的驼铃。

走进烟云涧青铜器展览大厅,感应的是一种震动,“洛阳鼎”、“皇帝驾六”、“马踏飞燕”、“莲鹤方壶”等等仿古青铜器精品陈列在展柜上,有几千种之多,件件绘声绘色。这些神志、大小各别的精彩青铜器,是怎样让它更生呢?烟云涧仿古青铜器制造身手第十六代传承人方长站说:“一件青铜器的制造,要先领会它的汗青布景,它的深刻寄义,哪怕是器具上的瑕疵也要领会透辟,深刻体味,才能使每件作品富有神韵,才能打动听们。”

青铜锻造工艺,在古代大致有“合范法”和“失蜡法”两种。“合范法”是将模型做好后翻范,做出应有的厚度后,把范合上再加以浇铸。现在,洛阳博物馆就藏有出土于北窑西周青铜作坊遗址的陶范。

“失蜡法”则稍晚呈现,最早呈现于春秋期间,就是用蜡模取代石模或者泥模,因为蜡更易加工,器物制造出来就愈加精巧。

烟云涧目前采用的是失蜡法,制造过程为了连结恒温,制造蜡模作坊设在地下室,防止蜡模融化、泥胚干裂变形。

起首,要选土。选土是很有讲究的,一般都是选红粘土。然后洗土,充实揉搓平均后,沉淀,如许做出的泥胎才细腻经雕琢。

接下来,需要工艺师按照要求用泥做出初型,在初型的外面用石膏包住,再做成蜡件。用砂和石膏将蜡件包起来,集中摆放加温脱蜡,构成石膏空腔。然后浇铸融化好的铜汁,做出青铜毛坯,再经整修、抛光、做旧,一件精彩的青铜器就展示在面前了。

手工制造的过程十分繁复, 为了保留陈旧的工艺,加之让仿古工艺愈加传神,工匠们长年累月地苦守着陈旧的身手,一以贯之。连结保守,烟云涧青铜制造工艺已被列入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探秘青铜之乡烟云涧 仿古青铜器达到以假乱真地步

原创文章,作者:蜀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uhanlu.com/2018/2509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