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瑟猛的睁开了眸子

  眼看着长鞭朝着苏锦瑟的脸庞抽打了过去,只见苏锦瑟的眸子里染上了浓浓的惊恐,双手下意识的举起来,挡在了自己的脸庞,‘啊’的一声轻声呼叫,身体狠狠的颤抖了起来。

  下意识伸出手拽着秦郡主的胳膊,挡着了那一条软鞭,压低了声线,眸子里带着几分不舍,淡淡的说道:“郡主,她毕竟是姑娘家!”

  这话,顿时让秦郡主的脸色再度黑了几分,脸上的怒意更盛气了几分:“你护着,你护着,我今儿个就要打死她这个小贱人!这不,马上快过年了,蜀小编为大家精心挑选了很多年货,如:“巧罗(CHORO)年货大礼包 松露形黑巧克力休闲零食26口味1400g”,客倌你呀,可以点我淘年货喽!”

  一个跨步冲了过去,一把拽着苏锦瑟的青丝,狠狠的一拽:“让你勾引本郡主的男人,该死的小贱人!”

  整个人呈现出极度的恐惧和慌乱,只见秦郡主这般似乎还是不解恨,扬起了手掌‘啪啪啪’几声,狠狠的抽在了她那白皙的脸庞上!

  苏锦瑟忘了哭泣,也忘了疼痛,整个眸子里充满了浓浓的恐惧和害怕,心在这一刻急遽的收缩了起来!

  只是她这小白兔的样子,更是刺激了秦郡主那愤怒的心脏,拽着她的青丝,一把拖了过来,狠狠的朝着墙壁上磕了下去,‘砰砰砰’的巨响,鲜血就这样在她的额头上绽放……

  “郡主,你这又是何必!”殷盛辉也一个跨步挡在了秦郡主的跟前,皱着眉头缓缓的说道:“如今她可是玄王世子未婚妻,你这样会出人命的!”

  听到这话,秦郡主傲娇的抬着头,冷冽的说道:“这样不要脸的女人,留着何用?免得羞辱了玄王世子!”

  就这个时候,只见秦郡主身边的丫环脸色顿时一片苍白,手指轻轻的放在苏锦瑟的鼻子底下探了探:“这……这……”

  脸色略微的苍白了几分:“她……她不过是昏迷了而已,怎么可能这么不经打!”

  因为他的身体状况,皇帝都会让着他几分,而她不过是区区一个郡主罢了,如何能与玄王世子媲美?

  殷盛辉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那剑眉微皱,心底对眼前的秦郡主又是厌恶了几分,可脸色不显:“好生的检查一番,千万不能出错!”

  只能听从殷盛辉的安排,上前去搀扶躺在地上的苏锦瑟,此刻苏锦瑟脸色一片苍白,整个人无力的躺在地上,白皙的脸庞上浮现出红肿一片!

  侯府某个偏僻的角落,只见一青衣少年眉头微皱,一脸担忧的模样,朝着身边绛紫色长袍的男子露出了一个极为担忧的表情:“郡主一向嚣张跋扈,这样可好?”

  这让青衣少年都有些许的不忍了,只是这玄王世子顾千尘却丝毫没有表情,宛如里面的人与自己没有丝毫的关系!

  只见他的眸子微微的转动了一下,薄唇缓缓的说道:“哦?本世子可是病入膏肓,哪有能力去救助她呢?”声调不急不缓,带着一丝冷漠!

  ‘啪’的一声,青衣少年顿时脸色龟裂,差点没有跌倒在地上了,露出了些许的尴尬,紧闭双唇不在言语。

  顾千尘声调十分的缓慢,却是如同重锤狠狠的落在了他的心尖,顿时顾三脸色顿时尴尬了几分:“是,属下明白!”

  闻言,顾千尘纹分不动,仿佛顾三已经不存在一般,看着这个样子,顾三也只能无奈的站在了原地!

  突然,苏锦瑟猛的睁开了眸子,那冰冷的视线落在了秦郡主一行人的身上,如同一汪幽深的古井,深不见底!仿佛能将人吸引进去!

  丫环下意识的松开手,后退了两步,差点撞上了后头的桌椅,眼睛顿时瞪圆,呼吸间也急促了几分,苍白的脸庞写满了恐惧:“苏……苏小姐!”

  诡异的变化让满院子的人都带着丝丝的惊惶,只是从来没人想到死人能复活,想来刚才应当是短暂的昏迷罢了?

  秦郡主的脸色越发的不善了,想到自己居然给眼前这贱人装死差点吓坏了,怒火再度‘噌噌噌’的冒了出来,傲娇的抬着下巴:“哼,怎么这般看着本郡主?莫不是觉得打是还不够吗?”

  苏锦瑟扬起了一抹浅笑,秀丽的眉头微微的挑起:“不过,事情就这样作罢吗?”

  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拂过额头,将那沾染了鲜血的发丝拢在了耳际,嘴角却是勾着一丝鬼魅的笑容,顿时让屋子里的人感觉到一种诡异的情绪在流淌!

  殷盛辉也从最初的惊吓,看着苏锦瑟那冰冷的眼神,那诡异的声调,心底隐隐的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下意识的上前一步……

  苏锦瑟的声线十分的平淡,眸子里闪烁着一丝冷意:“委屈两个字好像不足以形容呢!”

原创文章,作者:蜀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uhanlu.com/2018/406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QQ:1768281975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huali.ziyu@gmail.com

QR code